俄罗斯的故事(二)

  其实,从领土扩展这个角度来看,整个俄国历史,就是一部领土不断扩张的历史。 在公元988年基辅-罗斯建城时,俄国的版图仅限于东欧南部第涅伯河和伏尔加河一带的一大片平原,俄罗斯人称这两条河为“母亲河”,就是说的他们国家的发源地。

  经过以后几百年的征战和扩张,到了16世纪早期,俄国的版图向东向北已经扩展 到了乌拉尔山脉。16-19世纪是俄罗斯版图大扩张的时期,俄国的亚洲部份,也就是乌拉尔山以东的大块版图,就是那时候“生”出来的。咱们中国的领土,黑龙江以北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是1857年满清政府以“瑷挥条约”被迫割让给俄国的,而1860年又是这个政府,将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约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给了俄国人。到了1917年以后,许多周边小国“加入”到苏联的版图中,使她成为世界上第一国土大国。可是在1990年代以后,随着周边小国的陆续“独立”,现在她的版图和1913年十月革命前的土地一样大,但是,仍居世界第一位。

  这样大一块土地,人口却少得不成比例。不是说这里没有肥沃的土地,而是严酷的自然条件,和连年的战争使得人口兴旺不起来。北面靠近北极圈的大片冻土地带,中部的沼泽区域都不适合农业生产,即使在首都莫斯科,冬天从10月份就开始了,而夏天苦短,人们刚脱下大衣,潇洒不到两个月,又该在寒风里钻来钻去了。

  俄国在历史上屡次遭受外来侵略,从东面来的有蒙古铁骑成吉思汗和他的孙子拔都,他们建立的金帐汗国从13世纪到15世纪统治俄国达240多年,强迫俄国贵族和百姓向他们纳重税,伏首称臣。从西面来的有法蓝西皇帝拿破伦和德国第三帝国希特勒的军队。这些军队都曾经无一例外地在俄罗斯大平原上长驱直入,烧杀戮掠,不过后来终究没有站住脚。许多研究俄国历史的学者都认为,由于俄国特殊的地理环境,乌拉尔山以西的一马大平川,缺乏天然的山脉作屏障,使得入侵者很容易挥戈千里,毫无阻拦。但是,高纬度的严寒往往在关键时刻又帮助俄国人打击入侵者,使他们容易进去却不容易站住脚跟。希特勒和拿破伦在这方面均有深刻的教训,而蒙古人的金帐汗国也因为惧怕严寒而将大本营远远地设在南方温暖地区,这为他们控制日后迅速发展的以莫斯科为中心的北方地区造成了困难,最后,也是由莫斯科大公领导的军队将他们赶回了乌拉尔山以东。

  俄罗斯人的来源和咱们中国人不一样。我们有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北京猿人”,我们是世界人种里独立的一枝。可是俄罗斯却没有那样的骄傲,她其实是一个“移民国家”。最早在这里生存的是一些来来往往的游牧民族,西塞亚人,希腊人,伊朗人(又称”撒马尔坦人”),哥特人,匈奴人,他们在那里打来打去,打输了的就拔脚跑掉,打赢了的就在那里住一会儿。住得无聊了,别人再来打他们时,他们又往别的地方跑掉了。这样的来来往往,到了公元六世纪左右,分别从西面中欧捷克那一带和北欧斯堪地纳维亚的丹麦,瑞典一带来了两拨坚韧不拔的移民,在那里定居下来不走了,就是最早的俄罗斯人。

  从西面来那一拨人,历史学家称为东斯拉夫人,从北面来那一拨人,因为来自瑞典东部的罗斯拉根(ROSLAGEN)地区,所以人们就用这个地名的前半部份ROS来称呼他们为罗斯人。不过有俄国学者争辩说罗斯一词来源于斯拉夫民族的罗季,罗斯和鲁斯三个古老的部落。

  不管怎么争论,总而言之,从欧洲中部和北部来的这两拨或黄发蓝眼,或黑发褐眼 的高鼻子们,组成了最早的俄罗斯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