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载诗人浪漫情结 《泪泉》留住普希金的爱

  提起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巴赫奇萨赖汗宫,或许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说到普希金的著名诗作《巴赫奇萨赖的泪泉》,以及由此改编的世界著名古典芭蕾舞剧《泪泉》,恐怕人们就不再感到陌生了。《泪泉》的题材正是来源于巴赫奇萨赖汗宫的传说。

  穆斯林风格的宫殿

  巴赫奇萨赖是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古城,其意源于波斯语的“花园宫”。15世纪上半叶,克里米亚半岛上出现了封建制国家克里米亚汗国。该国由蒙古金帐汗国分出,1475年起成为奥斯曼帝国的属国,最终因俄土战争而灭亡,其领土被并入沙俄版图。16世纪初,克里米亚汗国定都巴赫奇萨赖,并在此建造了可汗宫。此后近3个世纪里,可汗宫几经扩大和修复,现在已被辟作克里米亚历史和考古博物馆。

  巴赫奇萨赖汗宫是座穆斯林风格的建筑,占地超过4公顷,由谘议会厅、清真寺、后宫、喷泉庭院、可汗墓等部分组成。谘议会厅是决定国家大事的正式场所,会议一般由可汗或其子嗣召集主持,各地封建主、宗教领袖和谘议会秘书参加。汗宫内有多座清真寺,最大的一座是贾米汗清真寺,它是一个呈直角的双层建筑,坐北朝南,能够眺望到丘鲁克河。后宫则是可汗后妃的居所。按照当时习俗,可汗有4个合法妻子,嫔妃数量不限。后宫被8米高的石墙所围绕,在靠近南墙的地方建有高高的塔楼,用来监视后宫。

  让石头“流泪”

  巴赫奇萨赖汗宫的灵魂当属泪泉,它像磁石般吸引着无数游人及文学艺术工作者、考古学家。泪泉位于汗宫喷泉庭院的一角,由一块长方形大理石雕刻而成,典雅而素淡。大理石的正面雕刻成拱门的轮廓,泉眼就处在拱门上方的中心位置。下面则是数个盛接泉水的石头托盘。冰冷的石头和潺潺而出的泉水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无尽的感伤。

  相传,泪泉是1764年由当时的可汗克雷姆-吉列伊汗为纪念早逝的爱人季莉娅拉建造的。吉列伊汗是个暴君,为保汗位不受威胁,他下令处决了自己所有的儿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恐惧和孤独开始纠缠吉列伊汗。这时,宫中送来的一个冷艳迷人的年轻女俘虏走进他的世界。吉列伊汗对她一见钟情。然而好景不长,女俘虏不久便憔悴而死,吉列伊汗悲痛至极,于是请人来设计一件作品,以此来承载他内心的痛苦。吉列伊汗对设计师说:“谁也没看过我流泪,但我的心每天都在滴血。人有心灵,石头也有灵魂。让石头像心灵一样哭泣吧。石头的眼泪,就是我的眼泪。”于是,一座日夜“流泪”的喷泉便诞生了。

  深深打动普希金

  有关这段爱情的传说引起了不少诗人和学者的关注,诗人普希金就是其中一位。据记载,普希金最早正是从他被流放期间的情人索菲娅·波托茨卡娅那里听说了关于泪泉的故事。1820年,被沙俄政府流放到南方的普希金来到了克里米亚巴赫奇萨赖汗宫,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并创作了抒情叙事诗《巴赫奇萨赖的泪泉》。普希金感叹道:“爱情的喷泉,永生的喷泉!我为你送来两朵玫瑰。我爱你连绵不断的絮语,还有富于诗意的眼泪。”据说,普希金创作《巴赫奇萨赖的泪泉》也是为献给他的情人波托茨卡娅。后来,这几行情诗被广泛流传,成为青年男女表达爱意的载体。现在,为缅怀这位伟大诗人,巴赫奇萨赖汗宫的管理员每天都要在盛接泉水的托盘上放上两朵玫瑰。

  1934年,《巴赫奇萨赖的泪泉》被改编成经典芭蕾舞剧《泪泉》,并出现了俄罗斯版本和西方版本。泪泉的故事伴随着优美的芭蕾舞姿走向了世界。上世纪60年代和本世纪初,中国中央芭蕾舞团曾上演过该剧并受到热烈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