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肉节

  自古以来,谢肉节就是俄罗斯最愉快的节日。它持续整整一周,然后迎来复活节前的大斋戒。今年,谢肉节开始于3月3日,而东正教最主要的节日复活节则是4月27日。

  谢肉节是多神教文化的遗产。它是欢乐的送冬节,人们渴望着春天的温暖、大自然的万象更新。谢肉节的象征是油煎薄饼,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它很有讲究:圆圆的、焦黄的、热腾腾的,代表太阳,阳光渐渐暖和,白昼越来越长。

  光阴荏苒,物换星移。俄罗斯接受了基督教,有了新的宗教节日,又涌现了不少世俗佳节,但谢肉节没有消亡,直至今日,人们仍以多神教时期的传统来欢度这个历久弥新的古老节日。

  莫斯科的红场被选中,成为俄罗斯欢庆谢肉节的中心。在瓦西里耶夫斜坡上,节日的各种游艺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其组织者打算煎出不计其数的美味薄饼,垒成世界上最高的饼塔,以期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不过,红场并不是谢肉节重要游戏“踢球”的最理想举办场所。这一游戏非常类似美式足球,但早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便在俄罗斯普及了。谢肉节的最后一天,邻近几个村子的男子们聚集在一块平地上(通常是结冰的河面),分成两队,开始追赶一只很重的皮球,并将它攻到规定的球门中。每队都有自己的球门。成功将球攻入对方球门的男子在此后的一年里会被奉为英雄。村中所有姑娘都将以之为傲。比赛中可以用手。

  谢肉节另一种娱乐方式是拳击,它一直保留至今。最不伤和气的玩乐则是从结冰的山坡上飞速滑下。

  很长时间以来,斯拉夫人一直将谢肉节视为新年。因为14世纪以前,俄罗斯的新年始于3月。而根据俄罗斯的风俗,新年那天运气如何,此后一年就会延续那天的运气。因此,每逢此节,俄罗斯人都不吝惜美酒佳肴,并纵情享乐。所以谢肉节在民间一直被称为“坦诚的”、“全民”的节日。

  改信东正教、修改历法都不能让俄罗斯放弃这个愉快的节日。慷慨好客、纵酒作乐,这正是俄罗斯人的本性,虽然有时会“逾矩”。这早就为时人所知。曾在17世纪中叶担任沙皇阿列克谢御医的英国人斯蒂文•科林斯写道,每逢谢肉节,俄罗斯人便“疯狂作乐”,饮酒无度,如同末日来临。

  谢肉节时,人们喜欢荡秋千,但每年都有人因为玩得过火而残废。沙皇阿列克谢采取了最严苛的手段,禁止私自酿酒,不准俄罗斯人参与冒险游戏,“不能动拳头、不能荡秋千”。但这些严厉的法令在脱缰的欢乐面前是如此的乏力。年轻的彼得一世在莫斯科参加谢肉节活动时,就置父亲的训诫于不顾,兴高采烈地荡起了秋千。

  奥地利驻俄使馆外交官科尔布发现,谢肉节期间,人们“对最高统治者的尊崇无影无踪,个人意志处处占了上风”。令他吃惊的是,就连年轻的沙皇彼得一世也是置传统威严于不顾。科尔布成为节日游乐的参与者:谢肉节在莫斯科新落成的宫殿举行,统领“众人皆醉”教堂的名为“公爵爸爸”的滑稽长老被奉为圣人,宫殿是献给希腊酒神巴克科思的,到处摇炉散香,长老挥舞着用烟斗制成的十字架,祝福大家。随后是一场为期两天的飨宴,参与者不能回家休息。外国宾客只允许轮流休息,睡醒的人必须跳集体舞。

  叶卡捷琳娜二世为庆祝加冕,也效仿彼得一世,趁谢肉节期间在莫斯科举办了名为“战胜的弥涅尔瓦”的盛大假面流行。为期3天的假面游行中,展示了各种社会陋习:受贿、鲸吞国库财产、公务手续繁冗等,而这些陋习都被睿智的女沙皇治理好了。参与流行的有4000名演员及200辆大马车。

  叶卡捷琳娜二世终于盼来了孙子亚历山大的降生。她希望由亚历山大取代失宠的儿子帕维尔,继承皇位。喜出望外的她办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钻石谢肉节”。英国大使加里斯勋爵描述道:“女沙皇在谢肉节期间随意宴客,其规模、规格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晚餐结束后,甜点被盛放在昂贵的食碟中,一一呈上。这些食碟镶嵌着宝石,其价值接近200万英镑。”晚餐后游戏的获胜者,女沙皇都以美钻相赠。仅一个晚上,她就送出了近150枚价值连城、工艺精美的钻石,令加里斯勋爵叹为观止。

  谢肉节最重要的一天是周日。在俄罗斯,这天被称为互相宽恕的周日。人们为自己为亲朋好友造成的所有不快互致歉意。

  节日最后一天的主题是“送冬”。在这天,人们通常用稻草或是破衣烂衫扎成人形,为它穿上女人衣服,然后烧掉或是扔到冰窟窿中去——谢肉节过去,春天来临了。